黨部公告

比翼之鳥已經完售,謝謝大家的支持跟心得回饋(看大家的心得讓我們好開心啊)

2005年6月1日

【十二國記】紅與黑 (驍尚)(輔導級剪片版)

全文為R18,收錄於純情の鼠 麗の女王

<此為輔導級剪片版>不過還是警告一下,本文BL有,配對為驍宗X尚隆,無法接受者請勿入。







夜裡的白圭宮,甫登基的泰王和來訪的延王趁著兩個人的半身都已沈睡在內房的時刻,在內殿對酌。


「不瞞您說,我有一個不情之請。」白髮紅眼的戴國君王舉起了酒杯,對著眼前黑髮黑眼的雁國君王說道。


「請說。」名叫尚隆的男子,一頭烏黑的長髮此時已不是白天正冠的正式髮型,僅用細帶隨性地綁在後腦杓上,垂下一把黑瀑。黑髮男子說話時總是輕笑著,晶亮的黑眸閃著愉悅的光芒,掛著像是沒有任何煩惱似的燦爛笑容。


「從上一次比試過後到現在,我一直想和延王再比試一次。如今我登基當了王,面對一個百廢待舉的國家,勢必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有像今天這麼好的機會。不曉得延王有沒有興趣在小酌之後稍稍活動筋骨?」


「那是當然。」黑髮君王放下酒杯,站起身來,「想比試就趁現在吧!當年要跟你比一局,就得在驕王同意之下大庭廣眾地比給雙方群臣看,麻煩死了;現在你登基當王,大概也只會更麻煩,還不如趁沒人看見咱兩比個痛快。」尚隆黑曜石一般燦黑的眼睛,在因飲酒而微然泛紅的臉頰襯托下更顯深邃,閃爍著如同夜星一般的光芒。


驍宗的心頭一動。令人瘋狂的黑色光芒,只有在持劍的時候才能從這個人身上看到,那也是他一直想和這個男人再次比試的原因。


他想要再看一次那種不經掩飾的狂傲眼神,想了一百多年。


「舊宮殿那附近,夜巡不會經過。」驍宗提了兩把劍,遞給尚隆一把。


藉著酒力,兩人使起劍來都比平常要來得輕鬆愉悅。你來我往的招架之中,漸漸已經忘了比試的目的在於取勝分高下,而只是很純粹地樂在其中。將近一個時辰之後,還意猶未盡的兩人才氣喘吁吁地喊停,在舊殿後的涼亭石椅坐下,冰涼的石椅稍稍緩和了兩人因運動而滾燙的體溫。


兩人粗重的喘息聲在亭內冰冷的空氣當中交纏著,沒有人想到誰勝誰負的問題。除了喘息聲之外,只剩漆黑的夜空中滿天星斗閃爍的的充然沈默。



「這次泰麒的事情多虧了延王的幫忙,今夜又大方地讓我能夠一償宿願,和延王再次比畫,驍宗自當感銘在心。以後如果對泰王或是戴國有任何要求和期望,儘管開口。」沈默了許久,漸漸不喘的白髮君王才用袖子擦去額上豆大汗珠,一邊望著前方夜幕籠罩的白圭宮說,輕甩一頭銀絲,在暗夜中劃出一道冷銀色的弧線。


「什麼要求都可以?」黑髮君王抓了抓額前亂髮,笑嘻嘻地問道,高大的身軀以手臂撐在雙膝上,轉頭看著身旁的戴國君主。


「是。」


「那...如果要你以身相許呢?」


驍宗聽到這話,先是一怔,一會兒才僵硬地轉頭望向尚隆。


那是一雙光是看一眼便可以叫人血脈賁張的美麗眼睛,閃耀著如同劇毒寶石一般危險的鮮豔紅色,帶著精密切割的寶石才有的透明感,包覆在水亮中的瞳仁反射出像要冒出煙一般耀眼的光芒,媚惑人、讓人忍不住向著它伸出手來,叫人雖心生懼怕卻又不能夠收回已經伸出的手。


兩枚寶石般的紅眼中,透露著一股毫不掩飾的慾念,雙翼振展著火焰的鳳凰從眼眸中飛奔而出,焰火延燒到尚隆的身上,使得他才剛稍降的體溫又突然再度升高。


驍宗古銅色的的手,不知何時已經覆蓋在他的手之上。尚隆本以為自己的手在男人之中已經算很大了,但是驍宗浸足陽光的深褐色手指,在他相較之下略微蒼白的手上伸展開來,居然還略大得足以包覆住他的手。畢露的筋脈爬在手臂上,留下深刻的刻痕,隨著手的動作起伏,充滿生命力。



透過驍宗輕緩的摩挲,尚隆可以感受到他手心裡的硬繭。不只是尚隆自己也有的劍繭,飽經風霜的北國軍旅生活在驍宗的手心和指腹留下了滄桑的粗糙,此時卻溫柔地從尚隆的手腕、手臂一路撫摸到肩頸部位的肌膚。在驍宗的手指從他的頸後滑向背部的那一瞬間,一股電流突然通過尚隆的背脊,使得他忍不住挺立了身體。


「你確定?」豔紅眼眸的主人和尚隆一般呼吸急促,低沈的聲音用從未有過的輕柔音調問道。


「本來只是說笑而已,不過感覺還不錯...」


「那麼,就繼續?」


尚隆只是笑。


「誰能拒絕這雙眼睛?」尚隆的手也伸入了驍宗的領口,滑溜地從堅坦的胸部繞到嚴酷軍旅生活留下的結實背肌。紅寶石的光芒略暗了一會兒,一聲喘息,被扯開的一頭銀絲散落在尚隆眼前,他微笑著撫摸頸間那顆銀白色的頭顱。




(此間馬賽克約半個時辰)




「哈啾!會冷啊...」


「這裡可是戴,氣候上對戶外野合不大方便,還是快點進到屋內。」驍宗幾乎是用雙臂夾著噴嚏頻頻的尚隆,往內房走去。


「一件衣服都沒脫了還這樣...早知道就先拉到室內...哈啾!」


「要進屋再來也不是不行...」


「那樣是不錯,不過我恐怕就沒辦法明天回雁國,搞不好連起床都會有困難。」


「那麼,延王請早點休息吧。被縟請記得要蓋夠,免得著涼。」


「泰王。」


「嗯?」


「晚安。」


「嗯,晚安。」


尚隆笑著關上了客房門,心裡卻有點擔憂。那雙烈焰般的紅眸告示的不僅只是這個人的堅定和果決,也有一意孤行的成分在。那樣的人不管做了什麼決定,不但不會因為別人的建議而改變,也不會多加說明吧,是容易被誤解的類型。身為統帥百官的君王,身上若是長期累積臣民對他的誤解,處境可說是相當危險。


總有一天,這個人的堅定執著反而會給他和整個戴國惹上災禍。泰國短時間之內要復興,還很困難,暫時不能夠抱太大的指望。他嘆了口氣,吹熄案上的燭火。



尚隆對那雙紅眸的憂心,後來受到現實煉獄之火的印證,火焰熊熊地吞噬了戴國、泰王和泰麒。而那不過是泰王登基後幾年間的事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